• [性屋公告] : 26UUU [26UUU.com] 品牌全新升级,现启用最新域名 SEX5.COM! 性屋娱乐
  • 军母

    时间:2019-02-10
          母亲在高中毕业后,因为家庭状况不好,就投入军旅生涯中,这一进去就是
    快二十年头,如今快四十的母亲,终於要领到终身俸可以休息,从小生活在军事
    家同中的我,除了严厉两字以外,我实在找不到第二个形容词可以形容。

      母亲早婚,与村里一个小开结婚,生下我没多久后,可能母亲常常待在军中,
    老爸屌痒就到处找女人,在我国小时,母亲牵着我的手离开,到一个离部队比较
    近的地方,重新生活。

      我从小就知道母亲是职业军人,在我印象中,母亲是浑身就是恶魔的化身,
    我不知道被扁过几次,直到我现在升到大学,母亲阶级也开始变高,自由时间也
    比较多,如今母亲快要退休了,我心中当然也非常开心,而这一路走来,母亲始
    终没有再找过第二个男人,在我开始懂得性事后,我渐渐的发现,母亲其实姿色
    算是不错。

      固定体能训练,加上生活作息正常,皮肤有些沧桑,乳房随着运动操课,并
    没有很大,但是军人站挺的翘臀,感觉很结实,留着一头代表阶级很高的长马尾,
    我开始怀疑母亲是怎么解决性需求,难不成是找别的军人做爱?不太可能吧,那
    不就好几十年都是自己DIY,其实我并不是很喜欢乱伦,只是好奇而以,从好
    奇慢慢开始迷恋母亲。

      偷开母亲的柜子,里面衣服都摆的整整齐齐,稍微翻了一下,发现内衣裤都
    是非常朴素,找不到情趣用品,有点失望,母亲现在都会申请上下班,就是晚上
    会回到家,看着母亲穿着军服,听朋友说女兵通常穴都很痒,放假就想找男人爽
    一下,只是不像我们男生这么直接而以,不知道母亲性欲强不强,说不定很渴望
    男人压在她身上,下体不停的抽送。

      母亲是个一板一眼的人,说一是一,说二是二,答应的事决不反悔,这种军
    事风格,是母亲身为军人最大的优点,但也是缺点,我看着母亲以前年轻的照片,
    长相标志,一脸可人儿,穿着陆军的迷彩服,长筒黑胶鞋,头戴钢盔,手持枪,
    立正站好,真的是有巾帼女英雄之风范,我看着照片,开始意淫起母亲,右手套
    弄着阳具,想像奸淫着穿着军服的母亲,直到一个速度加快,一股浓精直接射在
    照片上,我才舒坦许多。

      母亲回家后,就比较会卸下军人的一面,而成为一个母亲,因为是单亲家庭
    的关析,所以母亲随着我长大后,已经开始渐渐溺爱我,比较没有这么严肃,但
    也只是局限於没穿军服的时候,母亲在家都穿得很保守,我开始故意穿着四角裤
    在家中走来走去,有时候听到母亲一大早起床要去军中,我都会故意挺着晨勃的
    肉棒,穿着四角裤,不经意的假装上厕所,发现母亲总是有意无意的在偷看我下
    半身。

      这也难怪,毕竟我的挺起的肉棒,也不小,我开始暗示母亲,跟他讨论说为
    什么不在找一个男人嫁了,母亲总是笑笑的说,有我一个麻烦就就很多了,可不
    想再来一个,我决定用蜜糖炸弹攻击母亲,说好话,送礼物,贴心的对待母亲,
    母亲一开始还很不习惯,直到我次数多了,也就习惯我这样贴心的行为,直到我
    发现母亲看我的眼神越来越不对,我就知道,母亲开始对我有感觉了。

      母亲也是女人,我猜母亲有时候发呆,是因为在想一些有的没有的,我猜母
    亲也在猜,我为什么变的这么体贴,这种母子攻防站,应该也算是另一种战争,
    既然母亲有时候都会偷看我,那我就更大胆一点。有次母亲跪在地上擦地板,狗
    爬式的屁股整个挺了出来,我在后面看得一清二楚,那种经过锻炼的翘臀,没有
    多余的赘肉,浑圆饱满,如果我扶着母亲胯骨,很狠的插进肉穴,会是甚么样子?

      母亲站了起来,发现我在她身后偷看她,看了我的下体,竟然不自觉的勃起,
    我马上害羞的转身就走,直到现在,母亲这才真正明白,原来,自己的儿子,竟
    然在意淫自己的身体。我开始担心母亲知道后会怎么样,因为母亲也没跟我聊过
    性话题,今天早上,我在一次挺着肉棒假装要去厕所,母亲看到我的龟头整个伸
    出裤口,母亲望了一眼说,要我把裤子穿好,说有话对我说。

      我心想,这下惨了,不知道会怎么样,睡眼惺忪的我,坐在客厅,母亲整理
    一下军服,轻坐在我旁边,语重心长的跟我聊了不少性话题,问我有没有手淫,
    或者跟女朋友做爱,有没有戴保险套,其实我都有,我只假装有手淫习惯,但是
    没做过爱,母亲皱了一下眉头,问说我这阵子是不是做纵欲过度,甚至好像还有
    话想说,但是还是决定不说,母亲就匆匆的离开了。

      跟母亲谈过之后,我与母亲之间的互动变得很奇妙,有时候两个人都会互相
    望着,不发一语,而母亲却都会低着头,眼神飘忽不定的看着旁边。直到有一天,
    母亲刚放假回来,吃了一点感冒药,连军服都没换下,就躺在沙发上沉睡过去,
    我看母亲侧躺在沙发椅上,头枕着沙发两旁的扶手,一脸倦容的样子,我轻摇母
    亲身子,问母亲要不要回房去睡,而母亲只是发出几声声音,回应我而以。

      我把母亲胸前的扣子慢慢解开,告诉母亲这样比较没有压力,母亲眼睛半开,
    朱唇微张,想用手停止我的动作,可惜感冒药里的安眠成分,让母亲有意识,但
    是身体却没啥力气,只能任由我解开胸前扣,把皮带顺便拉下,顺便把裤腰上的
    扣子打开,这时母亲急了,勉强的把身子上挪了一下,将美背靠躺在沙发上,脖
    子枕在沙发扶手上,眼神迷蒙的看着我。

      此时我以饥火难耐,母亲两腿紧紧夹住,双腿屈膝,我干脆两手握在母亲的
    膝盖上,用力左右各自一扳,母亲两腿呈现青蛙腿姿势,母亲娇喘一声,双手挡
    在私处,眼角泛泪,想说甚么却说不出来,可能是太想睡了,用意志力在撑,应
    该是知道我自己的儿子,要对自己做甚么了吧?

      我咽了咽口水,用手指轻轻底祝母亲私处,隔着薄军裤,重压慢移蹭着母亲
    的肉穴,母亲两只小腿无力的踢着我,母亲越是挣扎,我就越是想要得到母亲,
    哪怕是强奸,也要爽一次母亲这个饥渴军人。我将母亲的上衣军服左右拉开,露
    出母亲的香肩,在用力往下一拉,拉至手肘处,母亲的胸前、脖子、美背,在我
    眼前一览无遗,我看着母亲呼吸起伏的胸部,穿着一件白色素装的内衣,两颗圆
    润小小的乳球。

      被调整型内一整个把乳沟给挤出来,我硬把身子压在母亲大腿中间,两手抓
    住母亲的小腿,先往后用力压着,直到母亲放弃挣扎,才把小腿往上抬,在左右
    扳开,母亲的脸侧着,不愿看我,我将身子压下去,吻着母亲的耳朵,母亲不停
    的啜泣,两手不停的推着我的胸膛,我顺势把母亲两手手腕抓住,往上一拉,把
    母亲双手固定在沙发扶手上。

      我用舌头慢慢品尝母亲的耳朵,母亲有气无力的说「要不是我吃感冒药,浑
    身无力,我早就打死你这么不肖子」,我舔着玉颈,吻着脖子移到下巴,用手硬
    把母亲的脸转正,鼻头互相顶着,我感觉母亲的鼻息加快,母亲两眼娇波,柳眉
    倒竖,看得出来很生气,但拿我没办法,我问母亲说「妈,你守寡这么多年了,
    难道都没有跟别的男人发生过关析?你敢肯定吗?」。

      母亲这时眼眶泛泪的说「妈也是女人,更是军人,怎么可能都自己解决……」,
    我在问「那妈你老实说,你想要时,都找谁发泄,是不是军中其他的军官」,母
    亲脸色微红的说「我……我跟谁不关你的事吧,倒是看看你,你现在想对我做甚
    么?」,我浅笑说「母亲如果你背着我跟别的男人上床,那我只好强迫占有你,
    母亲是军人,也是我的母亲,更是我的女人,我不容许有别的男人碰母亲」,母
    亲喘了一口气说「傻孩子,母亲守活寡这么多年了,怎么可能……还敢跟其他人
    ……做那种事……」。

      我心想「宾果,被我猜对,我故意这样问,假如母亲有跟其他男人发生关析,
    我就生气硬是奸了母亲,而母亲回答说没有,那正好,更能确定母亲必定是很久
    没被男人给摸过,必定性欲难耐,无论母亲回答甚么,我都可以有理由上了母亲,
    如今只要说扶母亲,愿意跟我做爱,那母亲以后必定是我的女人,乱伦刺激,母
    子相奸,家中有个美母,当然自己吃,哪能给外人用」。

      我将嘴唇靠近母亲的香唇,母亲扭头躲开,赫吓问说「我都回答你的问题了,
    你还想对妈做甚么?」,我不停狂吸的母亲的香唇,母亲一直摆头躲,我一气之
    下,右手虎口固定母亲的下巴,手指挤压着母亲的脸颊,母亲怒容说「你……你
    别太超……」,超字还没说完,我一口吸吮蜜唇,手指加力,硬把母亲的嘴巴挤
    开,露出牙关,我的舌头顺势伸进母亲口腔,与母亲灵舌交缠,此时母亲的身体
    已经渐渐无力反抗,连讲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吸爽母亲的嘴唇后,两手爱抚着母亲的乳球,含着胸罩捏、揉、搓、压,手
    指一勾胸罩上缘,母亲眼睛半开看着我,用力将胸罩往下拉,两颗白皙乳球顺势
    弹了出来,乳头是令人惊讶的粉红色,代表母亲真的没有,与别的男人在发生过
    关析。我先贪婪的吸了一下乳头,鼻子挤在乳沟中,嗅了一下,浓浓的女人乳香
    味,令人性欲大开。

      两手开始玩弄母亲的乳球,母亲秉着鼻声,只有脸上微微红润,我右手将母
    亲的裤子拉炼下拉,整个军裤直接脱掉,一件传统白热内裤,我抓住内裤侧面的
    松紧带,两手用力拉扯,直接撕破,悦耳的撕裂声,母亲的阴毛和外阴唇,在我
    面前裸露出来,我手指轻轻的挖搔了一下外阴唇,发现淫水早已经湿透了,当下
    直接两手托住母亲肉臀,往上一提,直接用嘴帮母亲口交,疯狂吹吸肉穴。

      母亲当场呻吟一长声,两只小腿肌肉紧绷,整个脚被弯曲,看来忍了十几年
    的密壶,如今被儿子用嘴唇吸吮自己最私密的地方,是丢脸、是害羞、是生气、
    是无奈,更是身为人母的羞愧、身为军人的耻辱,但是身为女人,身体反应却是
    实实在在的,渴望男人带给她真正的性爱,让他高潮,当下我手指两指探入母亲
    肉穴,一个字,紧。

      而且很吸,很夹,湿润,我用手指快速的抽动,母亲不停的呻吟,现在光是
    用手指就感觉很挤,那等等用肉棒呢?想到这样,我的阳具早已经硬了起来,手
    指在加快动作,母亲不停的哀叫,忽然感到肉穴理流出温热的淫液,没错,母亲
    高潮了,母亲的整个身体不停的颤抖,随即动做起伏变小,最后喘气连连,整个
    人瘫软的沙发上。

      像断了线的木偶,我看时机成熟,脱下裤子,露出肉棒,把肉棒挺在母亲嘴
    边,用龟头磨蹭母亲的嘴唇,母亲闭眼不愿张开嘴巴,我只好捏住母亲的鼻子不
    让他呼吸,最后忍不住了,一张口,我就直接把龟头灌入母亲口中,母亲恨毒的
    看着我,我只好自己扭动腰,在母亲口腔里抽动,我看母亲不愿意替我吹,干脆
    传教士体位,母亲这才慌张的喊说「不行……那里……不行」

      我握着肉棒,用龟头磨蹭外阴唇,母亲哭求的说「求求你了,其他都可以,
    就那里,不准插」,我说「母亲你也想要吧,就这次了,我保证让你舒服,我要
    让母亲享受真正的性爱」,随即扭动腰,把肉棒缓缓个塞进肉穴,湿润温暖、滑
    腻多汁,母亲的肉壁很夹,直到整个跟没入,停在母亲肉穴里,母亲早已经无力
    反抗,整个身体随着我抽插而晃动。

      乳球不停的上下摇晃,我两手捏掐乳房,不停的大力抽速阴茎,把母亲当作
    AV女优那样强奸,趁母亲身体虚弱时,在沙发椅上硬干母亲,整个淫水流满沙
    发,母亲那种闷吭声,更是让我兴奋,我把母亲两脚压到乳球上,用力夹紧母亲
    的小腿,让母亲肉穴更紧实,我的肉棒在硬一圈,母亲的浪叫声越来越大声,从
    屈辱,被强奸,让儿子乱伦自己,到最后整个人干脆享受肉棒带给她阴道的快感。

      我一个龟头酥麻,把肉棒拉出来,在大力回灌,顶到子宫颈,一股浓精射在
    母亲深处,在拔出阳具,把剩余精液射在母亲军服上,肉棒不停着颤抖,母亲上
    衣军服肩上的阶级臂章,上面沾满我的精液,最后母亲全身酥软的坦在沙发上,
    在感冒疲劳之下,加上忍了几十年的性欲,终於跟男人做爱而高潮的酥麻感,让
    母亲躺没多久就沉睡而去,而我看着母亲的身体,我真的强奸了身为军人的母亲。

      射完精后,我的脑袋变的比较清晰,我把母亲搂上身,全身衣服脱掉,抱着
    母亲去淋浴,母亲半醒中,只能任由我摆弄母亲的美体,母亲的身体好软好香,
    虽然只是冲澡,但刚刚的做爱让母亲出了一身大汗,最后母亲在床上,在一次沉
    睡过去。之后,我与母亲裙身赤裸的躺在床上,我搂着母亲的柳腰,母亲背着我
    侧睡,我将肉棒蹭在母亲的肉臀后面,使劲塞蹭在股沟中,手掌捏着母亲的乳房,
    隔天早上,我醒来时,母亲子早已经离开了。

      这几天母亲都没回家,硬说是部队有事,叫我自己解决,我心想,难不成母
    亲不愿在见到我了?后来一次机会,营中新兵恳亲会,我藉口溜到军营中,报出
    母亲的名子,我想也没啥人想找我麻烦。听说新兵恳亲假,以前有人还带女友到
    寝室做爱,甚至直接带到厕所四脚兽,好不容见到母亲。

      母亲一身军便服,带着军帽,我带点外食,请母亲底下的干部吃喝,随即跟
    在母亲后头,母亲打了个眼神,示意要我跟着她,母亲把要处理的事交代完后,
    我便跟尽母亲军中的办公室,而后面正是母亲军营中的寝室。我手不安分的搂着
    母亲的腰,母亲这才严肃的看着我,一把将母亲搂在身上,低头想要亲吻,母亲
    这才低声说「你疯啦,这是部队里,你别太夸张」

      我这才说「妈,谁要你好几天没回来,我憋得难受,快,妈……」,我半拉
    着母亲进后房寝室,将寝室门锁上,床上是整齐的豆腐棉被,我二话不说就将肉
    棒给掏出,母亲蹙着眉头说「等回家,好不好?」,我半压着母亲身子要她低下,
    挺着肉棒将龟头耸立在母亲眼前,母亲的后脑杓被我用手压着,母亲睁着大眼看
    着我,我慢慢的靶龟头靠近母亲嘴巴。

      母亲一个扭头侧脸,避开我的阴茎,这时门外同然传出报告声,吓的母亲赶
    紧起来,母亲正准备回话时,我马上摀住母亲的嘴巴,轻声说「妈,快拉,你赶
    快用手替我套弄,不然你等一下还是有人会找你阿」,我将阳具蹭了蹭母亲的玉
    手,母亲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握住我的肉棒,细腻的套弄起来。

      手有节奏的握住肉棒,生涩的上下套弄,弄得我不太舒服,我又一个将母亲
    身子压下来,母亲摇头示意不想用嘴巴口交,我急忙说「妈,帮我含,比较快射,
    你不让我射我也不会让你走」,母亲这才瞪了我一下,我将龟头蹭着母亲的樱唇,
    这才缓缓塞入母亲的口腔,温暖的口水,湿润我整根肉棒,母亲有节奏的吞吐我
    的阴茎。

      时而整跟含入顶至喉咙,时而猛然一吸根部至龟头,灵舌一圈一圈的刮搔我
    的龟头环部,看的出母亲很急,想要让我快点射精,很可惜,我的忍耐力还不错,
    这时候外面的干部,好像急着找母亲拿文件,可是母亲不在,只好待在里面等母
    亲回来,而母亲的手机正好被我关机,而干部的聊天,我跟母亲都听得一清二楚。

      我将母亲整个身子抬了起来,要母亲趴贴在寝室门后,母亲慌张要我停止,
    不过被我硬是赶鸭子上架,只好任由我摆不,或许母亲也知道了,我只是精虫充
    脑而以,只要让我发泄完了,我很快就会离开,抱着这种心态的母亲,只好乖乖
    的双手扶在门上,臀部往后往上抬高,我熟练的解开军裤,露出母亲的三角内裤。

      我右手大拇指扳开内裤,露出那条暗红色的肉缝,左手摀着母亲的口鼻,龟
    头顶着外阴唇,母亲正想回头阻止我时,忽然原本我双脚屈膝,瞬间将脚打直,
    往前往上狠狠的用力一挺,母亲发生一声闷坑声,母亲的双脚微软,两脚脚尖成
    内八,肉臀半垂,我左手紧紧的捂着母亲的嘴巴,右手扶着跨股先猛烈的抽插嫩
    穴几下,跟上次一样不太一样。

      上次很紧,这次是湿润多汁,肉壁明显的一张一合,夹的我肉棒爽快度十足,
    我大腿撞击着母亲的肉臀,发出悦耳的趴趴声,我将母亲的嘴发开,母亲大口吸
    了几口气,恶毒的瞪着我,我两隔着军便服捏着母亲的双峰,不停的狂抽插母亲
    的蜜湖,这种后背试体位让我有征服的快感,但是不够。

      我将母亲拉至床边,母亲两手撑在床沿上,单腿被我抬起,屈辱被我抽插,
    母亲紧闭朱唇,门外友人所以根本不能大声呻吟,更何况是军中,诸多紧张因素,
    让母亲更是感到无比快意,性爱、偷情、乱伦、军中被儿子被强奸,母亲早已经
    沉溺享受我的肉棒之下,每一下的撞击,都顶至母亲的子宫深处。

      我看差不多了,马上将肉棒拔出,坐在寝室里的椅子上,母亲看我不动作了,
    疑惑了一下,我两腿张开,跨下的肉棒挺的直硬,上面尽是母亲的爱液,我要母
    亲跨坐上来,扭动自己的臀部,让自己高潮,母亲先是别扭,后来想想,还是主
    动跨坐上来,顺便把军便服的扣子打开,露出雪白乳沟。

      母亲的满脸娇羞的看着我,自己扭动着屁股,两手搭在我肩上,自己动了一
    会,爽的动作越来越慢,我干脆腰部一挺,灌了母亲肉穴一下,母亲这才又继续
    前后上下的摆动身躯,我看这样下去不行,干脆手扶着母亲的蛮腰,托住腰部,
    上下大力的灌,硬是吻着母亲的乳沟,在强吻着娇唇,母亲两手缠绕我的颈部。

      随着每一下的兴奋感,我手掌干脆越力捏着母亲的肉臀,忽然用力一拍,在
    大力一掐,母亲吃疼瞬间阴道收缩,爽的我阴茎被夹超紧,当场直接射精,肉棒
    不停的抖动,射出浓稠的精液,在母亲深处满满的着白色浓精,此时此刻,母亲
    的淫水也在我大腿上,流了不少淫液。母亲急忙整理好,推说手机没电,找个空
    档让我闪人。

      之后的生活,我与母亲的做爱越来越平繁,母亲在部队里真的很寂寞,不过
    下班后,与儿子彻夜缠绵的性爱快感,让母亲性生活得到满足,而我在母亲身上,
    更是征服母亲这军官,平常在部队里管理好几百人的军人,回到家后,竟然低头
    吸着儿子的肉棒,自己的乳头被儿子贪婪的吸吮,每晚与儿子几乎都在练习不同
    的性爱技巧。

      这种乱伦生活,一直藏的很好,有时母亲不能放假,我就会找藉口溜到母亲
    的营区中,如果不能进去,就在外面旅馆等母亲,母亲会找藉口出公差,就是偷
    情的好时间,奸淫穿着军服的母亲,让我更是得到更多的爽快感,那种强奸的女
    人,是乱伦的母亲,也是严肃的军人,每当与母亲的每次性爱,总是让我兴致勃
    勃。

      最后这种日子,直到我当兵下部队了,正好掉到母亲的营上,当然有利用关
    析进去的,每当有公差之时,我就可以正大光明的与母亲偷情,简直爽的没话说,
    更别说母亲还认识不少女军官,她们也是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的女人,看来军中寂
    寞难耐的女人还真多阿,偶尔跟一些小女兵做爱也是不错阿,呵呵。

    在吧台底下,用中指刺激母亲蜜穴
    咖啷,一声清脆风铃声,随着开门声而响起。这是间坐落在桃园学校附近巷
    子的咖啡厅,很小间,通常来喝咖啡的客人都是上班族,要不就学校老师聚会的
    地方,在偏僻巷弄里又在二楼,普通人经过很难发现,要有熟人帮带才知道这里
    有间咖啡店,而里面的女老板就是我母亲。

      母亲一头秀发,虽没长到腰那么扯,不过也到乳房下缘,发型是上面直,而
    发尾却用电棒夹卷成圆弧状,向内弯曲,所以正面看头发发尾会把乳房下缘给勾
    住,不过你们普通人是看不到这等美景,因为母亲都穿件长围裙,不是AV女优
    那种裸体围裙,至很普通的直长围裙,那围裙整深灰色,下面有个咖啡店名,上
    面两条肩线挂在母亲肩上,背后腰上一个短绳扣环,臀上两条白色长带,用来打
    成蝴蝶结的。

      母亲习惯穿很短的衣服或裤子,她总是说,反正有围裙,站在吧台里别人也
    看不到,不过母亲忘了,在母亲后面的还有我,我可是每天都从后面视奸母亲,
    看那臀上的蝴蝶结,随着走路臀部一扭一扭的,那蝴蝶结线就这样一甩一甩的,
    配上母亲那双匀称双腿,脚穿球鞋,更显得年轻可爱。

      开这咖啡厅是母亲兴趣,不过你们别以为是靠父亲养的,父亲早在两年前就
    跟一个女人跑了,而是母亲以前就是股票投资人,所以早上看股,下午开店,听
    说母亲从年经当业务员到现在,早就已经存了不少钱了。我跟我母亲是怎么发生
    关析的呢?说起来惭愧,其时以前我没有想跟母亲乱伦的念头,而熟女对我而以
    也还好,我比较喜欢调教、挑逗女人,发生关析那天只不过是个意外。

      那天是父亲离开后的那个礼拜,那时母亲伤心欲绝、痛哭流涕,在我有印象
    时,父母总是吵得不可开交,而每次最后哭的人都是母亲,当晚我为了让母亲好
    过一点,我拿了瓶红酒,给了母亲喝,母亲不停的咒骂,彷佛要把这数十年来的
    积怨,一口气给骂了痛快,我看母亲一杯接一杯,让我急忙收起,母亲在我怀里
    哭泣,那梨花眼泪,看得我好心痛。

      母亲从以前就很爱打扮,走年轻气息,从不说自己已经老了,有时我陪母亲
    逛街,母亲还被误会成是我姐姐,让母亲笑的乐不可支,我只好每次都配合我妈
    说对,更是让母亲跟我之间的关析拉近更深的一层。那些乱伦文章我看过,不过
    我跟母亲发声的很自然,没有那些文章一样,母亲顾虑甚么乱伦禁忌,或者被儿
    子强迫、诱骗,我们母子俩更像情人。

      那天晚上喝了点酒的母亲,开始胡言乱语,而心力交瘁的她,更是哭的全身
    倦累,我已经看了母亲难过一个礼拜了,我不忍母亲在这样下去,决定了一件事
    情。我要让母亲享受高潮,让她藉由高潮时带来的快感,暂时忘了这一切,我本
    来想说帮母亲舔肉穴、抠蜜壶,指交让她高潮在高潮,因为我在高中时就已经交
    过女朋友了,也有过性行为,知道女生真正性爱中,会完全顺着身体的感觉,不
    顾一切的享受做爱时带给她们的刺激。

      我自己认为,做爱本来就是天性,所以我对道德观没啥害怕,但也没有乱伦
    的刺激,就当作性爱一场,各取所需。我搂着母亲,我误她想不想要舒服,母亲
    点了点头,我开始爱抚母亲的身体,母亲随着酒醉的微醺,知道我在干甚么,但
    也不阻止,我吻母亲的嘴唇、脖子、耳后,母亲闭上眼睛,享受这一切。

      我把母亲的衣服全部脱下,全裸的母亲娇羞的在床上,双腿夹紧,手挡私住
    及乳头,眼睛不知看哪里. 我开始全身爱抚,从母亲的酥乳开始舔起,我的双手
    把那水滴状的乳球,又捏又揉,左搓右挤,吸的母亲乳头硬了起来,此时我将母
    亲的双腿打开,舌头从母亲嘴上一路舔到私处,途中经过乳沟、肚挤、小腹、阴
    毛,最后肉缝在我面前,那微微鼓起的外阴唇,我双手扳开,边舔边吸,手微微
    的轻捏阴蒂,弄得母亲开始呻吟连连,两腿不停左右摇晃,臀部上下扭动,自己
    双手不停揉自己的乳球,咬着自己的手指,又是吸又是舔,完全忘了我是她儿子,
    享受这欲火中烧的肉穴麻痒。

      最后我两指一伸,刮弄里面黏糊糊的肉壁,此时母亲叫个更是大声,我觉阴
    到肉壁越来越多淫水液体,我左手把母亲单腿往前压,让那阴户往上挺,随着我
    手指的加快,那淫水越来越多,底下床单都湿透了。母亲整个人起了上身子,两
    手撑后,双腿呈现青蛙开腿,一个娇喘鼻亨,一股透明的液体从我手指里的嫩穴,
    整个宣泄而出,甚至潮吹。那一晚,我让母亲连续高潮了整整十几次,当然包拓
    我藏的跳蛋,不然早就手酸死了。

      而隔天母亲睡我床上,因为母亲床上尽是淫液,我整晚就是洗那床单跟棉被,
    等到洗完后,才在床底下睡着。母亲早上头昏沉沉,全身无力,看到自己睡在我
    床上,而发现我在床下时,把我叫了起来,要我上来睡。我把母亲当作情人搂在
    身上,而母亲好像知到昨晚的事,但也没说甚么,就把我衣服脱光,母子两人全
    裸抱在一起,没有说话,只有含情脉脉的看着,之后越搂越紧,互相激吻,母亲
    抚摸我的肉棒,跟我说她也想让我舒服,我是很想,不过熬夜让我想睡,我跟母
    亲说了原因,母亲脸红的将自己藏在被单里,直说哪有流这么多。

      那副娇嗔的模样真是可爱,母亲让我搂着睡着,之后我醒来时已经是下午了。
    我原本以为母亲会很生气,因为我们是母子,竟然我帮她做这种乱伦之事,而想
    不到母亲没有多说甚么,还是更往常一样,不过的是母亲没有像之前那样,现在
    变得比较开心,有朝气,而我也很欣慰,晚上洗澡时,母亲敲了敲我的浴室门,
    问我说要不要帮我洗,我有点难为情的开了门,母亲走了进来,披着一条浴巾,
    在我面前全裸,开始替我刷背,两手涂上沐浴乳,在我身上摸来揉去,而在我阴
    茎上不停滑搓,洗的十分仔细。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母亲对我的回报,仅是昨晚我帮她高潮的事情吗?母亲是
    打算也让我舒服一次吗?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的肉棒在母亲的搓揉下,已经开
    始充血起来,母亲一脸娇羞的看着我的肉棒,我的双手在母亲的肉臀上搓捏着,
    我不停的爱抚母亲身上的一切,无论乳房,还是阴毛,两人互相帮彼此洗澡,只
    见母亲快速的套弄我的阳具,在沐浴乳之下,那双葱指玉手,滑溜溜的上下快速
    搓弄,我一个仰头,龟头在母亲的指缝中,将昨天因为帮母亲指交而忍的精液,
    全部射在母亲的脸上,还有一点滴落在乳房。

      母亲拿起莲蓬头替我冲了冲水,而我射完还在抖动的肉棒,依然在母亲的手
    掌里跳动着,母亲帮我推捏挤下,把於精给清干净,我轻轻把母亲的头靠着,微
    微把肉棒挺到母亲嘴口,母亲看了个看我的脸,我则是露出拜托的眼神,而母亲
    手指划圆,握住肉棒根处,开始替我吹舔阴茎,射了一次我的根本不满足,在母
    亲那吸水声中,阳具一下在度又硬了起来。母亲的舌头很灵巧,不知道为甚么母
    亲对口交好像很习惯一样,嘴唇用力吸吮这整根肉棒,吸力之强,又是吸、又是
    用舌头骚,手在外面上下套弄,我快受不了了。

      赶紧要母亲缓一缓,我要求母亲手掌夹住乳球,替我乳交,母亲先替我们两
    个在冲一次热水澡,而我在过程中,手指不停的从肛门往下搔弄蜜穴,母亲则是
    握着我的阳具,过了一会,母亲跪了下来,把我肉棒夹在她乳沟上,没有像那些
    A片一样每个都大个夸张,是介於CD中间,不过还是可以乳交,母亲用手掌夹
    紧,而手指在乳沟前面压着我的肉棒,不让因为抽动中而掉了出来。

      这是一种视觉享受,母亲的身分早已经抛到脑后,现在是我的女人,一个愿
    意把身体给我的女人。我开始自己扭动腰部,在乳球的挤压下,那样的滑溜,说
    不上很舒服,但是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我每顶一次,母亲就把舌头伸出来,舔
    着我的龟头,甚至张嘴,让我每次抽动时,都能直接把龟头灌入母亲口中。最后
    我干脆压着母亲的头,不停的把肉棒一下又一下的插入母亲那口腔里,每次都深
    喉咙,有几次干脆压着母亲的头,让她整根吞着,看着母亲难受的表情,我更是
    有一种征服感,而母亲嘴上都是我的阴毛,那鼻息呼出都在我的耻毛上,母亲两
    手则捏着我的屁股,口中发出呜呜的声音,我看差不多就放开母亲,母亲大吸一
    口气,咳了咳一下,刚缓一下气,又被我在一次的强灌肉棒至嘴里.

      几次之后,我开放母亲的头,让她不停的吸,不停的吹,越来越快,那口水
    声速速的声响,在让我射了母亲满口的精液,而我手摀着母亲嘴巴,不准她吐掉,
    母亲只好吞下去,这就是口爆吞精,爽的我舔蜜壶,手挖肛门,让母亲淫水直流,
    呻吟连绵,直到晚上上床时,我们母子两人聊天谈心,像个新婚夫妻一样,一下
    斗斗小口,一下互相搔痒,第一次看到母亲这么娇嗔,那副小女人的模样,真是
    可爱极了。

      而我那晚,压在母亲身上,不停的扭动下腰,母亲双手围绕在我脖子上,一
    直发出鼻声,那一夜我整整猜操了母亲三次,玩了整整四小时,中间当然有休息
    一样,不过我年轻回气快,我也不管母亲要不要,反正就是上就对了,用了好多
    姿势,最后的狗爬式,我撞的母亲的屁股臀浪在起,整个房间都是啪啪啪的声音,
    母亲被我操的双腿发软,全身无力,只能一直任由我发泄那股精力直到射精为止。
    隔天,母亲腰酸背痛的睡了一整天,我看着母亲这可人儿,可能因为父亲的离去,
    母亲把全部的爱都转给我了,这种母子互相愿意的性交,我想也换是一种乱伦吧。